数不清这是第几个立春了,但回忆起上个立春,似乎还是不久之前。那时疫情爆发,紧随其后我度过了有生以来的、最无聊的、没有之一的春节以及最无聊的、最头疼的网课。

恍惚间,微风吹动窗帘;阳光透过窗户、钻进房间,窥视我的一举一动。耳边响起的晴天把我带进回忆的漩涡、窗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