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吹得落叶沙沙响,似是想要划破天际。
现已然是清秋时节,阳光却依旧刺眼。凉风习习仍然是吹不散离人心中淡淡的愁绪。那些闲来无事的族人们,一同在古树下饮酒对诗,放声而歌。
其中依稀可见,一棵大树下,两人在斗酒。
金戈铁马踏破多少春秋
寒风冰雪笑看多少离愁
——于是,两人相视而笑,一饮而尽。
言罢,一个小小的少年的脑袋从书房的门中探出来,问那老人:
“师傅,今天还是阅读课么?”
语气中竟还带有几分委屈的味道。
那老人笑言道:
“明天就是活动……”
没等说完,少年就欢呼雀跃的回到了书房,开始认真地阅读。
这少年,名曰时随年。
几杯浊酒,等故人,
几把玄琴,奏情深。
“怎么,你想让他继承你的衣钵吗,还是想让他完成你那个…愿望……?” 女子笑言道。
“是啊,我这副老骨头,已经实在是经不起折腾了啊……”老人淡淡然,似乎并不在意。
时间,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。
女子又笑笑,不说话,飘飘然离去。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曾经的少年,现在脸上已分明有了些青年的轮廓。
“生命诀是族中最基本的魂诀,是承载你一切内力的基础…修炼生命诀,甚至可以升诀…生命诀是你的最佳选择……这些,你可懂?”
少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称是。
这么多年来,他都是一帆风顺的,因为大长老把他保护的很好,所以才不至于被族人排斥。
他的进步,只有大长老才看得到。
长老们嘲讽道,不过是无用功,倒还不如教导那须柳,以她天赋将来必有大成。
烟雨入江南,山水如墨染,宛若丹青未干,提笔然点欲穿。
十年的十年,又是十年,落叶仿佛在述说着一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事情,生命之族的大长老,终也将要离去。
如今,少年也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大人了,书房之中,却多了一个巧笑嫣然的女子。
“年哥哥,天炎诀,究竟怎么才能修得呢?”
“炼者,讲究心境,你还不懂,不必强求。”
这不正是大陆排行榜上的第七十四名,须柳。
翠幕绕堤,深深浅浅,恍见当年。
岁月流萤扑火。须柳仍然站在背后,看着随年的一路成长。
今日,生命之族比拼。
青年微笑着走进炼丹赛场。
雪莲泪,赤炎果,冰晶国,清晨之光。
评委一脸懵逼的看着他,这是在干啥?莫非是家族的秘密丹方么?
倒是坐在树下的老人若有所思。
这孩子……
二十分钟。
聚合,玄铭草成,天象异变。
评委不知道这是什么,可老人自然明白。
那可是需要耗费所有生命力才能炼成的啊。
千百年来,除当年云岑之外,再无他人,可现在……
青年再次微笑着走出赛场,女子却在他眼中看出,他的生命力正在飞快的流失。
其实你,一直都在介意着,一直都存在着隔阂的吧——冷热嘲讽,鄙弃,冷落。
你用生命,做了一次最好的证明。
也许,这就是炼者之心境。
长老们一次又一次的敲击着房门,青年不为所动。
青年就这么久久的睡去了,不再醒来。
他看尽晨曦日暮,饮罢腰间酒一壶。依稀当年孤旅踏苍霞尽处,风霜冷冽他眉目。